《植根乡土,应势而行,实现理想的追求》我的农民画艺术实践体会-李俊敏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大家好:

        我是来自全国著名的梅花鹿之乡吉林省东丰县的农民画家兼辅导老师李俊敏,参加今天的大会并有机会聆听政府领导和专家学者,对有关农民画方面的政策解读和学术论证,与各地画乡的同行们共同探讨切磋,这对我来说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和提高过程。

        1951年,我出生在一个民间艺术世家,祖母和父亲都是当地很有名气的民间艺人。受家庭环境的熏陶,我和弟弟从小就喜欢画画,经常按着祖母的刺绣粉本和父亲玻璃画样片勾抹临摹,自学自娱,逐渐对绘画产生了越来越浓的兴趣,并慢慢的转化为理想追求。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1980年我应聘到乡文化站从事农民画组织辅导工作。30多年来,我见证了东丰农民画发展的整个过程,并与其风雨兼程一路走来。东丰之所以成为农民画乡并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得益于县委、县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不仅在政策扶持和资金投入上全力以赴,更为重要的是在农民画发展的关键节点上,及时为农民画活动培育和提供发展要素,完善系统工程。东丰的农民画也是由一村一镇到全县铺开,又从行业独秀到跨界参与,不断的发展壮大,都是政府行政助推的结果。建立健全活动的硬件设施,确保活动的正常开展;2004年建立500平方米的东丰农民画院,2010年建立3886平方米多功能农民画馆,2013年引进民营独资企业,成立慧鑫胜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实行产业化运作。公司聘用全县百余名的骨干作者,集中培训和创作,提高作品的整体水平,高端运作,加大农民画市场营销的艺术性,增加作品的附加值,农民画作者的收入也大幅度提高,最高者月收入达七千元。东丰农民画参与和创作的队伍目前已达到五万两千人。政策性的支持也是东丰农民画事业发展中的特点和亮点,为使东丰农民画在全县推开,聘用有农民画特长的人员,到各乡镇文化站任农民画辅导教员。奖励对有贡献有能力的作者,聘用到文化事业部门,改变身份,从而使农民画事业的发展和艺术的传承有了根本的保证。重视社会各界对农民画活动的参与,发挥农民画活动的社会效益。把农民画作为乡土教材,和社会实践活动内容,引入中小学课堂。联合省人社厅,每年定期举办全省农民画高级研修班,实现了广大农民画爱好者,由兴趣爱好到实用技能的转换,拓展了农民画活动的社会职能。社会各界的参与,使得东丰农民画有了很好的群众基础和良好的生存环境,才使其健康长足发展并取得辉煌成就。

        我在文化站长的职位上一干就是30多年,培养出一大批农民画家,我亲自带过的学员就有200多人,有近80多人找到了正式工作,并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出了骄人的业绩。《幸福的晚年》的作者张玉艳目前已是吉林省群众艺术馆高级研究馆员。学员姚凤林,多年来坚持农民画创作,取得了不菲的业绩,2014年获“全国十佳农民书画家”称号。郭荣梅,也由一名骨干作者成为东丰农民画馆馆长。姜海杰也被破格录用到农民画馆。还培养出一大批优秀的农民画家,现已成为东丰农民画队伍的中坚力量。随着农民画活动不断拓展和农民画水平的不断提高,我对自己工作的性质也有了新的认识,要有奉献精神,甘做人梯,要有钻研的尽头,学有所长,才能胜任工作。我获得过很多荣誉,但我最看重的是全国十大杰出农民书画家和吉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前者肯定我在农民画事业中的贡献,后者承认了我在业务上的成就,同时也说明了国家对农民画事业的重视,和对农民画事业所取得的成就的认可和嘉许。

        我常用“教学相长”这个词来说明自己的成长过程。我没有到过专业美术学校进修和参加过任何培训,是个货真价实的“土八路”。是工作的性质要求自己边干边学。一方面向相关的艺术门类学习,一方面向广大农民画作者学习,他们那与生俱来的审美感觉,启迪和涵养了我的艺术灵感,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和对农民画痴情的追求坚守,强化了我对理想追求的信心。

为了能胜任自己的工作,我读过很多艺术门类的专业书籍。不论油画、国画还是版画,凡是我喜欢的或是我可以借鉴的,我都参考。虽然农民画和专业绘画不属于同一个艺术门类,但在审美要求和艺术实践的流程还是一致的。只有把农民画放到中国美术大格局中去比对,才能突出其特点,提升其品位。

           在创作中我很喜欢画牛,我所有的农民画作品中,有近百幅牛的题材。早期画牛还都在追求自然的肖似,着重于牛的生理结构的描述和人与牛之间的关系,表现还是很被动的,这是和对牛本质的认识程度有直接关联。如“三年五个头”、“孺子牛”等。后来,随着对牛了解的深入,开始进入牛的感情世界,不注重形体的刻画,将牛拟人化,表现牛与牛之间喜怒哀乐。在表现手法上增加主观的表现意识,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如“母子戏武”、“老牛舐犊”等。近几年,是画牛的一个蜕变阶段,随着对牛生理结构的了解和对牛情感世界的解读,开始进入牛的精神层面,进行有意味的哲学思考,表现和张扬牛的精神和品格。如“牛气冲天”、“以牛为师”等。

        这些作品问世后,反响也不尽相同,进入市场后价位也有很大差别,后期作品价格明显高于前期作品。农民画已不再是初级阶段,从群众文化到民间艺术,再到今天的独立艺术门类,社会功能的根本转变,也使其进入市场门槛不断的提高升级。提高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和绘画性,是跻身市场并占有一定份额的唯一通道。

        我在辅导的过程中,也是尽量的强调个性化,避免作品的雷同。现代媒体的传播速度,极大的方便了各画乡之间的交流和画家之间的互相学习,同时也带来了彼此之间的模仿。从全国画展中就可见一斑。20年前的全国画展,各画乡的风格特点十分明显。近年来这种差异越来越弱化。我也尝试着从当地其它民间艺术门类中寻找特性基因,借鉴到农民画创作中来。二人转是大家都熟知东北最具地域特点的民间表演艺术形式,我把它作为一个创作课题来研究,从中吸取特性基因。学习二人转表演形式、曲牌音乐、唱腔戏文,收集一切有关二人转的史料,对二人转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创作中要表现的东西也丰富起来。作品的地域性特征明显增强。只要从当地的民族民间艺术中,寻求特性基因,才能保持和强化画乡风格,中国的农民画才能百花齐放、丰富多彩。

        农民画的地域特征和不尽相同的民族民间风格,是其傲立于艺术之林的本质要求,一旦失去个性和特性,失去的将不仅是风格和流派,而是民族精神与传统民间艺术在传承上的断代。

中国的农民画事业是在社会不断变革的历史进程中生成和发展起来的一种文化现象,不断变化着的发展业态,赋予了它不同阶段的基本属性,目前仍是这种状态。不论是行政引导还是市场导向,都不能把进入市场成为评判业态的唯一标准。中央在文化工作上有两条基本要求,接地气和服务于人民。在这方面,农民画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在关注其艺术发展态势的同时,更要重视发挥活动中的社会效益。

        农民画是一种群众艺术,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一个画乡辅导员的思想意识,艺术观念,会直接影响和改变整个画乡的发展方向和艺术风格。我们在抓基础队伍建设的同时,一定要做好辅导员的接续培养。一个合格胜任的农民画辅导员,可以带动和培育出一个农民画乡,这现象在农民画发展的历史中,已经得到了充分的验证。

        农民画活动是多种属性的社会现象,在艺术实践过程中,需要多个部门联动管理,共同扶持,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和支持,优化社会环境,创造更广泛的生存空间,农民画事业才能做强做大。

        多少年来,我一直与中国农民书画研究会保持联系,见证了协会走过的风风雨雨,和为中国农民书画付出的艰辛和努力。特别是今年联合国总部大展的过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王林旭会长高端协调,才使得中国农民画登上世界之巅、大雅之堂;韩副会长、董副会长亲自到机场托运画册和展厅布展,累得汗流浃背;赵家治副会长自费到全国十几个画乡调研,写出了几十万字的理论文章,填补了中国农民画理论研究的空白。是他们的努力和坚守助推着中国的农民画事业风雨兼程、走向今天的辉煌。

        我是个农民,是从黑土地上走出来的农民画家,因为有了农民画,我才有机会成为农民画家和实现梦想的可能,只要能植根乡土,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应势而行,一定能达到理想的彼岸,实现梦想的超越。

谢谢大家。


合作机构、媒体 文化部  民政部  中国美术馆  军事博物馆  中国美术家协会   中国书法家学会  央视网   书画频道  人民网文化频道   中国新闻网文化频道 搜狐 新浪 网易 腾讯 凤凰网  艺术中国  雅昌艺术网
加入我们    I    设为首页    I   加入收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香山路西小府甲23号  中国农民书画研究会
电话:010-8596 2783

传真:010-8596 2783
备案号:京ICP备12021511-1